官方微信

您的位置: 首页 » 艺术资讯 » 海西头条 » 正文

被神化的海南黄花梨:面粉比面包贵

时间:2015-09-20 10:18:00 来源:雅昌艺术网专稿  作者:潘慧敏

摘要:海南黄花梨当今被誉为树木中的黄金树,世界上有一百多种花梨木,绝品出自中国海南。1985年,海南黄花梨木材每五百克价格不过一元,二十多年间,收购价已飙升到万元。一飞冲天的价格,早已超出了当地人的想象。无论原木还是成品,扶摇直上的升势仍在延续。然而
海口公园里受保护的海南黄花梨树海口公园里受保护的海南黄花梨树海口近郊百年古村 美孝村海口近郊百年古村 美孝村周末海口古玩市场上待售的海黄原料周末海口古玩市场上待售的海黄原料

  作者:潘慧敏

  导言:海南黄花梨当今被誉为树木中的黄金树,世界上有一百多种花梨木,绝品出自中国海南。1985年,海南黄花梨木材每五百克价格不过一元,二十多年间,收购价已飙升到万元。一飞冲天的价格,早已超出了当地人的想象。无论原木还是成品,扶摇直上的升势仍在延续。然而,也有另一种声音在发声,说海南黄花梨价格炒作有价无市,究竟如何?雅昌艺术网走访海南本地具有代表的业界人士,并走进百年古村对海南黄花梨生长环境进行考察。

  药材、家具、天价木料的神化过程

  在海口,有两处地是看海南黄花梨 原材料与成品的好去处,一处是海口东湖公园,一处是蓝天路。东湖古玩市场早在80年代由海口古玩收藏爱好者自发形成的集市,吸引着大量收藏迷趋之若鹜。久而久之,被喜好盆栽的大众聚集又自发形成了一个相当规模的花梨市场。早期礼品行业盛行,蓝天路毗邻机关单位的地理位置而占据优势,很多商家便将店面选于此。粗略计算,应有近30家经营与海南黄花梨相关的店铺。

  海南龙泉镇占符村因海南黄花梨而扬名,这离不开关键人物王明珍。早年白手起家 的王明珍“供小孩读书还吃力”,如今不仅解决了家庭的基本开销,还建立属于自己的艺术家具文化馆。在接受雅昌艺术网采访时王明珍谈及,海南黄花梨在本地最 早被认知的实用性是作为药材出现。“最早的时候是我们村的几个人在接触,后来王英权、伍炳亮、 陈道愈还有我哥王明善四个人,从86、87年的时候海南黄花梨是作为药材、药用的,当时全国各市县、省级药材公司也在收购,他们就跑去乡下收购就往海口药材公司卖给药材公司有一点差价。当时花梨几毛钱一斤,大家一个月工资才二三十块钱。一直到88年开始就广东的家具商伍炳亮开使用黄花梨制作家具,然后他们开始跟药材公司购买海南黄花梨,药材公司里面肯定有库存。这些材料他们在民间也找,民间是所谓的原木老料,一节一节的我们就是原木老料(老料原木)民间五六十年代产地里面有留一两根,有用盖房子用,有打农家具,工具杆之类的,农家具用材料质量有要求。”

  “大概有三年的时间,我从89年开始接触,到了93年药厂用不了,因为价格贵了,福建人开始买树头做根雕了,价格就起来了。药材起来几块钱一斤,质量越 来越差,稍微大一点的成型一点都被福建人收去当为根雕做根雕用了,都是边角料,刨花、锯木屑用药。93年之前多大的木头都锯得小小的装进麻袋卖走作为药 用,最后加工成粉末。这个转变是从福建人开始关注, 90年开始作为根雕,开始量很小,没有几个人做。大规模的是93年以后福建人大规模地收料作为根雕,所以树头有一点大有一点造型的根雕,几乎90%都是福 建人收,大多数都是他们收。 当时量还是有的,好的原木。我所经历收老料的过程,没有说一吨一吨的买,都是一根根收从农民家里收,没有说一家人堆一两吨的料。海南有几个林区,早期每个 林场都有伐木队,还有专门砍树交易。到了80年代末国家就不给砍伐封山育林,后面推出了退耕还林这种政策,本身黄花梨属于保护的科目,属于国家二类保护,不允许交易的。这么多年过来就是从药材堆里面找出来,从五六十年代砍出来留到现在。”王明珍回忆早期进入海黄市场的情况说道。

  现今红木 市场中只要一聊到海南黄花梨,很多人都会摇头兴叹“有价无市”,而一路与海黄发展起来的王明珍却不以为然谈道,“现在为什么说黄花梨现在存世量少,93年 之前全国各大制药厂还是用这个当药材作为药用,当时我们对这方面没有研究,黄花梨的药名叫做降香。制药厂都是一车一车拉走,发到安徽的一个中药材批发市 场,还有广西玉林,药厂买来无论大小全部粉碎,提炼精油,精油作为药引入药。后来开始做家具,90年开始福建开始买那个做根雕、雕刻,最早是伍炳亮在广东 那边开始做家具。”

  王明珍认可海南黄花梨神化之说,在看他看来这个神化不是子虚乌有,它是真实的,“之前我们聊到药用把黄花梨原料消耗 很多,消耗了一大部分就使它变得稀缺了。海南黄花梨是木头黄金的说法,确实它的量比黄金少很多,黄金以吨为单位计量,简单一点拿印度小叶紫檀来对比,印度 小叶紫檀是以一吨多少钱,海黄是以市斤为单位,一市斤跟一吨是1:2000,按照我个人看法印度小叶紫檀贵的时候卖100多万元一吨,黄花梨一市斤1多万 元,要是拿来对比印度小叶紫檀的量比黄花梨大不知道多少倍。从70年代、80年代算一市斤来计量来算,本身就少。”

  “1993年的时候 福建人收购木料制作根雕价位从几元到十几元一市斤的都有过。明朝的时候已经有一批海南黄花梨被砍伐了,解放以后炼钢也可能有一些黄花梨被砍去当木柴少,这 些都是没有记载的。80年代,药材公司开始收购海南黄花梨,大家就时兴去砍树,并没有一个数量的限制。海南黄花梨的价格炒作并不是那么容易的,试想你有 50亿元,想收购所有的海南黄花梨来把价格提高其实是很难做到的,因为海南黄花梨数量稀缺,所以价格从几毛钱涨到了今天这个价位。”王明珍明晰地把海黄价 格一路的变化告知我们。

  海南黄花梨的稀缺也因为生长缓慢,花梨木种植30年后可以结“格”,但要真正成材,至少需要50年,这是一个漫 长的周期。在海南的乡间连开四轮拖拉机运货的居民都认为,“种树是造福子孙后代,如果现在谁家不种花梨,二三十年后,会遭子孙们骂的。” 因此几乎全岛人民,但凡对海南黄花梨有所认知的,都会门前屋后栽树。为了获取更多的经济利益,很多商家开始玩起了赌树,王明珍还告诉我们,“‘赌树’在海 口周边几个城镇比较多。那里属于火山岩地区,房前屋后有一些随着树的价格越来越高。那里有些树被钢筋水泥围起来,这样就看不到树头的长势,只能量到树干。 我们会通过测量围径来预测心材大小。大概都看不出来的,就是赌树。经常有人开出来的只有牙签粗细的木材。不过现在赌树的人也少了,毕竟大家更加倾向于去收 购老料和老家具,这样更为保险。前几天有个村里的祠堂拆下了一根260多斤重的房梁,以每斤1.4万左右的价格卖出去了。”

  盆栽开始转变的收藏意识

  海南岛内,人们为一株株花梨树筑起高达两米的砖墙,甚至在树身上满 缚荆棘,以此来对抗盗伐者的斧锯。几乎所有的野生花梨树都被迁植到人们的宅院中,每一株售价起码数万元,一个密密麻麻种满花梨树的院落,价值以千万元计。 越来越多的海南人囤货惜售,人们抱有强烈的升值预期,坚信“捂盘”是最理性的选择。岛外,一堂花梨木家具的售价超过了名车、游艇和私人飞机。

  海口近郊火山口地区,有几个保存尚好的百年古村落家家户户可见少数原生花梨树。我们来到了其中一个叫美孝村,当我们走进美孝村,古朴的村落收进眼帘的全 是火山石建造的老宅子。而就在火山喷发数千年后,留给这片区域的是一方贫瘠的土地,但正是这贫瘠、恶劣的生长环境下,海南黄花梨才长得越发茂盛。在业界资 深行家周凤姣的引领下,我们与村民陈民顺认识并交谈,“我们村像我这样70、80后几乎都不在村里生活,都到海口市上做生意,绝大多数都经营都与海南黄花 梨有关。90年代初,我们大家都是挖黄花梨的树根当盆景去售卖,当时我们都聚集海口的东湖公园。现在已经没有野生原始木材销售,大家很多都是从一些村落家 族的祠堂中拆卸下来的门窗、房梁所得。”

  早在唐代,人们就认识和利用了花梨木。陈藏器在《本草拾遗》上说,“花榈,木出安南及南海,用 作床几,似紫檀木而色赤,性坚好”。由于产地土质不同,各地花梨木质色泽也不同。海南是我国花梨木材最大的生产地,所产的花梨质优纹美、清香四溢。与国外 花梨相比,海南花梨木含油量高达3.8%,远远高出泰国花梨木0.3%、越南花梨木0.8%的含油量。这使得海南花梨木制作的家具天然顺滑,无需油漆,色 泽好,经久耐用。到东湖古玩市场看花梨,也成为海口一道别样的风景线。

  早年,还有一批执着的年轻人,为了找木料,从海口骑着摩托车不辞 百公里路程的辛劳到乡下,在这队伍中就有周凤姣及她的家人。“当年在东湖摆地摊很重要,看原料很多,让我们对原料识别,鉴定识别有很好的一个基础。在 04-06年的时候我做的原材料生意已经做得非常好了。原材料基本上去乡下收,我老公骑着摩托车去,我在家看店,他骑摩托车,从海口到昌江、十字路、八 所,向下的村长、乡长都很熟的。在海口就卖给福建人、北京、海口的行家们,当时就是很勤快地到处去跑。” 周凤姣回忆早年收料艰苦岁月时说道。

  海南黄花梨被真正关注是北京的一些专家、行家带动,王明珍谈到,“我经营过药材,也经营过家具和根雕。1996年年底,越南黄花梨在市面上出现,是由一 位广东的商人从越南带回来的。越南黄花梨的颜色、纹理和海南黄花梨很相像。包括吴明亮在内的广东的各个藏家认为,越南黄花梨比较尺寸大,价格低,就开始收 购越南黄花梨来制作家具。后来海南黄花梨因为数量少,木材小,质量不好,出柴率低,1997年就基本就停顿了,一直到2000年。后来国内的藏家、商家也 渐渐明白,两种黄花梨制作出来的东西是不同的,海南黄花梨的品质远远高于越南黄花梨。1999年到2000年这段期间,有一位叫周默的北京人来到海南开始 收购海南黄花梨,他著有《目鉴》一书。1996年底我也是去越南收购越南黄花梨再运到广东出售,直到周默、杨波来了海南收购海南黄花梨,才重新回到海南黄 花梨的经营上。”

  王明珍还谈及周默和杨波早期一开始就决定要收购海南黄花梨,“当时国内整个市场并不认可越南黄花梨,大家对比之后还是 认为海南黄花梨更好。周默和杨波其实是专门到海南收购海南黄花梨的。1996年底,伍炳亮开始制作家具,他制作的家具有80%到90%都是用于出口,可以 说当时国内需求比较少,2000年后国内需求开始增加,大家开始关注海南黄花梨。生产海南黄花梨家具的地方不再限于广东了。2001年后,北京、福建、浙江等地都开始的家具制作。海南黄花梨的产地是海南,当时仅有的这些木材面对的是全国的市场。2000年到2005年间,海南黄花梨的价格还是在不断上涨, 但涨幅不大。2005年后,海南黄花梨的价格涨幅变得非常大。”

  从收藏到黄花梨的精打细算

  在海南有那么一批海南黄花梨的收藏家,陈川就是其中之一,早年从自 己热爱迷恋,几乎把自己所有积蓄都砸到收藏中。最后却变成了海黄推手,从海口到三亚,他都开设了自己的海南黄花梨博物馆,除了展示也希望将海南黄花梨的精 品普及给大众。“2000年认识周凤姣时,已经有陆续入手一些黄花梨。到了2010年,我到三亚开设了第一间店。因为黄花梨的价格水涨船高,经营门槛也随 着变高,因此我的资金也不足以支撑起一家店铺。当时,周凤姣支援了我将近100万元的货物,让我得以在三亚开设店铺。第一年的营业额就达到了800多万, 其中盈利就超过了500万。我用这笔资金继续收购货物,就这么一年一年地累积下来。所以我的资金就是我的货物,我也没有使用奢侈品的习惯。”

  目前,海南黄花梨走到今天,进入了一个“面粉比面包贵”的一个怪圈当中。陈川就当下的行业情况分析说道,“储备面粉能够挣到钱,但如果把面粉做成了面 包,则很难盈利,甚至还会亏本。因为面粉可以做成不同的产品,作为原料,它的市场很宽广。然而做成面包之后,情况就不一样了:有的人喜欢法式面包,有的人 偏爱葡萄牙面包。只要合乎消费者的需求偏好,那么就能挣钱,反之就会亏钱。而经营黄花梨还有一个高风险性的问题。和面粉不同,开采出来的料子表面上看没有 问题,但很难确定材质是否上乘。如果材质不好,只能做成小摆件,那么价格很可能就会低于我们预测。例如像这一件原料,大概花了8万购入,当时我估算可以制 作17根烟斗,制作每一根烟斗的费用是1200元,最后核算的总成本是102,200元,平均每根烟斗成本是6000元左右。假设同样的原料但只能制作 15根烟斗,其他的变成了废料,平均成本就变成了将近7000元。而物料总成本是8万左右,平均下来这一件废料的成本将近4900元,而这一成本也要算 入,所以烟斗的平均成本就到了7000元。如果要把废料做成其他物品例如烟插是可行的,但是需要削掉一些物料。所以说“面粉比面包贵”是有道理的。”

  现在海南黄花梨藏品的出路主要是收藏,以前收藏的主要客源是官员,而现在的客源基本是真喜欢海南黄花梨的藏家或是要标榜品味的富人。在这样的情况下,海 南黄花梨的资源也慢慢地在消耗,现在基本都是一些比较新的原料。陈川直言不讳地谈道,“早期,我主要在东湖收购海南黄花梨,现在则很少前往那里了。现在的 东湖人很多是儋州的年轻一代。黄花梨的手串价格暴涨是在2013年后期出现的,当时我因为存货多,就按捺住不继续收购。过了两个月,发现手串价格依然在上 升。儋州的一批年轻人敢于“赌料”,以前我们收购木料是按斤两计算,现在他们“堵 料”则是按根算,所以收购一根木料花费7到8万正常,花费十多万也正常。如果收购是按斤两算,一根这么长的木料制作手串,估算下来是亏本的,现在大概两掌 半的长度就可以制作一串手链,这个大概可以做三串,一串售价8000元,总价24000元。这样算下来,还怎么和这一批年轻人收购木料呢?”

  借助三亚的旅游资源,陈川接触到的大部分的顾客都是外地客人,当地客人非常少。“以前还有一些当地的客人购买黄花梨作为礼品送人,现在基本绝迹了。以前 我还会做一些茶叶配送,一年营业额达到十多万,自从那一年禁止送礼之后配送也停止了。今年的中秋节礼品也只有一些私人老板在继续交易,但机关单位相关的交 易都没有了,包括黄花梨的交易也是这样。可以说黄花梨这个行业举步维艰,毕竟渠道太少了。”

  由于多年过手经验,许多朋友都想通过陈川来 收购黄花梨,陈川补充说,“现在肯定是能够收购到超值的藏品,比如我为客人找一套椅子,以5000元作为车马费,对于我们而言,这5000元就是利润。不少有现金的人还处在站在岸边看什么东西好,什么东西便宜就买哪个。以前很多藏家都急需现金,原本价值100万的产品极有可能会以50万到60万的价格出 售,但是有钱的一方可能会拖延,议价到40万元,最后双方各退一步以50万元成交。对于收购方而言,以50万的价格收购100万元价值的藏品,他的目的已 经达到了。事实上,要找精品并不容易,还要找到拥有精品又急需套现的人更是难上加难。最近有不少客户常问我收不收购藏品,还有一个准备出手条案的顾客。我拒绝了。其实藏家以跌破发行价的价格出售,我也会想办法把藏品收购回来的。收藏的藏品和股票不同,是实实在在存在的东西,而且在经济环境越好的情况下,藏 品的价值会越高。在人民币越贬值的情况下,藏品的价格也会越高。如收购家具,主要是看木料,做工精细一定不是名款,最起码大户人家的精品款或是后期做的精 品款。木料质量好,没有什么瑕疵,跌破发行价的话,这件家具就值得收藏,毕竟这样的家具是可遇不可求的。”

  来源:雅昌艺术网专稿

(责任编辑:狸子)
 

 
 
热门资讯

艺术家推荐


海西艺术官方微信订阅号


友情链接

服务热线: 0595-28252888 13489850000 QQ:2779459577 2251797470  E-mail:[email protected]
地址:泉州华侨历史博物馆一楼桑莲居艺术馆  法律顾问:杜振祥  闽ICP备10206559号-1
中国海西艺术网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10-2011 www.haixiart.com . All Rights Rreserved

 
联系我们 会员中心 0购物车 会员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