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微信

您的位置: 首页 » 艺术资讯 » 海西观点 » 正文

云舒浪卷:南宋名画赏析二则

时间:2018-03-19 15:01:33

摘要:然宋徽宗却笑之为“村梅”,后人或有唱和者。究其原因,我想,盖以其简,以其淡,以其野逸之气也。
 

梅花弄清影

扬无咎《梅花图》

 

但能以“书”入画,无论怎样挥洒,笔墨线条都可文气自足,笔简意繁,绘画成就,当不需劳想。

 

 

扬无咎是有骨气的人,他是江西清江县人,字补之,号逃禅老人、清夷长者。宋高宗(1127—1162)事因不满权臣秦桧,而多次拒绝做官,这侧面说明他的品格如梅花一样,不因权贵而媚谄。扬无哲能书善词,不仅是当时的著名词人,还极工书法,楷书学唐代欧阳询,达到了相当高的水平。因此,他精绘画,擅长用水墨写梅竹、松石、水仙,尤以墨梅著称。论者称他的墨梅宗法仲仁,能“得其韵度之清丽”。

 

梅1
《梅花图》之一

南宋 扬无咎

故宫博物院藏

 

扬无咎的《梅花图》纯以水墨绘制,画面分四段画梅,自题跋语:“范瑞伯要予画梅四枝,一未开,一欲开,一盛开,一将残。”全幅以书入画,飞白写干,篆意成枝,笔轻意简,遂使画面简洁明快,梅花清淡高远。虽是命题之作,但梅花之清之纯,之柔之韧,还是表现得淋漓尽致。是以相信:但能以“书”入画,无论怎样挥洒,笔墨线条都可文气自足,笔简意繁,绘画成就,当不需劳想。是以山东著名画家黑白龙先生曾曰:绘画但求一“写”字,非“写”不能有骨有筋,画面气韵不能沉静端正,又因为“写”字,笔墨表现才能与画家的心性相通,画家的修养功夫才能尽显笔端。

 

自古以来,欣赏中国画,最重要的是气韵,而气韵之中又尤以清逸为最佳。扬无咎的梅花正是得到了清逸正气,不邪不屈,令人望之如君子端坐,顿时无任何非分之想。以此角度评判,这幅作品几乎可以算得上梅花绘画艺术中的极品了。

 

梅2
《梅花图》之二

 

然宋徽宗却笑之为“村梅”,后人或有唱和者。究其原因,我想,盖以其简,以其淡,以其野逸之气也。殊不知此其尤可贵者!中国绘画一向以写意为宗,所谓“意”者,又岂仅是绘者个人之意乎?此“意”实“道”也!梅花之“道”于此即如《写意国画四君子》所言:“就是不屈不挠的民族精神的真实写照!”故,梅花本是清高纯洁之物,其之所以比德于君子,在于冰清玉洁,傲霜凌雪,枝条恣肆挺拔,凌然有不屈之志,俨然如君子不为世俗所屈,操节自守,自得其乐也!故岂可以富贵之资、脂粉之态求之?求之不得,转诋毁之,惑矣!

 

昔魏太子子击出行,遇田子方(魏王之师,穷文化人)于道,下车行礼。子方坦然接受,没有一点不自如。子击感觉被忽视,于是,挑衅地提问:“‘富贵者骄人乎?贫贱者骄人乎?’子曰:‘亦贫贱者骄人耳,富贵者安敢骄人!国君而骄人,则失去国,大夫而骄人则失去家。失其国者未闻有以国待之者也,失其家者未闻有以家待之者也。夫士贫贱,言不用,行不合,则纳履而去耳,安往而不得贫贱哉!’”子击恍然领悟,知子方是在劝诫自己,遂向子方表示谢罪。

 

梅3
《梅花图》之三

 

徽宗就没有这个雅量了!他自诩为文化人,却以精细华丽为艺术之道,崇尚五彩五欲,此亦个人福气,不必厚非。但他却富贵骄人,自以为天才第一,不理解扬无咎的《梅花图》,没有被内含的文化精神所感动,反而嘲笑其为“村梅”,则扬无咎岂村夫哉!骄人之态,跃然纸上!闻当初欲立徽宗为帝时,即有人曰:“端王轻浮,不可大任。”此语真是一语中的。

 

不过,扬无咎根本不在乎,反而遂以“村夫”自居,又书“奉敕村梅”于作品之上。此乃自嘲,亦其自傲。唯其如此,才可以因秦桧专权而数度拒绝朝廷之征召。这是他的骨气,是中国文人的骨气,是中华民族的优良传统。书上说:“君子之道,淡而不厌,简而文,温而理,知远之近,知风之自,知微之显,可以入德矣!”扬无咎的梅花,不就是清淡而意旨丰富,简单而变化有致,温和而坚韧挺拔吗?从其书画当中,我们当然可以体会到古来今往历代爱梅花的文人们,如北宋之梅妻鹤子的林如靖,南宋之“零落成泥终不悔,惟有香如故”的陆放翁们,所坚守的那一份纯洁、纯粹的文化情操,这是梅花绘画的真实价值所在啊!

 

梅4
《梅花图》之四

 

徽宗北狩,凄惨境遇,委屈苟活的结局,从徽宗看不起野逸之气,实则是看不起文化精神那一刻,不就决定了吗?后世君子,于文化精神,岂可不慎焉!

 

又:徽宗笑扬无咎《梅花图》为“村梅”,当效宋仁宗和柳永的故事,昔宋仁宗以《鹤冲天》词为口实,认为柳永太轻浮,故不准其为官,说:“且去浅斟低唱,何要浮名?”(吴曾《能改斋漫录》卷十六),柳永于是自称“奉旨填词”。然宋仁宗批评柳永轻浮,着眼于人品;徽宗嘲笑扬无咎村夫,看到的是外表,两则故事,看似相同,实则相反:一是贬斥浮华,一是轻视文化;一是注重人品,一是看重外表;一本质,一表相;一节俭,一奢欲,遂使两人境界南辕北辙,结局自然也大不同。

 

 

 

悠然鹿鸣篇


马和之《鹿鸣之什》

 

恰恰是马和之的绘画技艺,以一种不温不火的笔法勾勒出干干净净的画面,构造出栩栩如生的人物形象,把握故事的主题也是围绕着招贤展开。

 

 

马和之,生卒年不详,钱塘(今浙江杭州)人。高宗绍兴(1131—1162)时进士,官至工部侍郎,就是建设部副部长,也有说只是画院待诏,在古代这也正常。不管怎么说,总之是马和之的艺术才能获得了高宗赵构的肯定,每写《诗经》,即命他补图,内容包括草虫、花鸟、楼阁、走兽、人物、山水、煌煌巨制,无所不备。

 

“鹿鸣之什”就是《诗·小雅》中的第一组,包括鹿鸣、四牡、皇皇者华、棠棣、伐木、天保、采薇、出车、鱼丽、杕杜十篇。以十篇为一卷,故名之曰“什”。此卷一诗配一图,按照诗文内容较细致地描绘了诗歌所叙的主要情景,可谓最早的插图版图书。

 

95300327_1
《鹿鸣之什图》 之局部

宋 马和之

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碍于题材的局限性和皇帝的爱好,此画艺术风格倾向于写实,主要采用了马蝗描勾勒人物和树石轮廓,力求细条古朴,简劲飘逸。此描法脱胎于唐吴道子“行笔磊落,挥霍如莼菜条”的兰叶描,但线条变得短促,力度显然加强,韧性也因之而增加变化,更加莫测,于是,绘画在有古意的情况下,又不失文气,十分难得。

 

不过,客观地讲,此图应是皇帝的命题之作,这于图卷内容和画家身份是可以推测和确认的。画家的表现也是中规中矩而已,并且必定符合皇帝的口味才可,尤其是作为国家领导人的赵构的题字使之最终得以定稿。所以,如果要从文化角度来理解这幅画,反而不用分析马和之,而应该是宋高宗,毕竟是他提出的课题,也直接参与了创作(题款),最后也是按照他的意思定稿,所以表现的其实也是他的胸怀。

 

鹿2
《鹿鸣之什》之局部

 

总体来说,宋高宗并不是一个坏人,他是一个懦弱的、可怜的、爱学习的人。这与他的人生经历和价值观是分不开的。

 

年轻时颠沛流离,贵为天子之后,一样有朝不保夕的感觉,以致精神压力过大而丧失了生育能力,这是他个人的悲剧。但放大来看,作为皇帝的他,没有生育能力,就是一个国家大事,可是这个大事只能由他自己来完成,即使岳飞也不能过问。历史记载,岳飞之死应与其要求尽早立太子有关。这样的事,不该由武将提出。有宋一朝,因为宋太祖是黄袍加身的关系,对于大将向来敏感。而岳武穆为国心切,越了底线,虽有情可原,但政治自古就是很残酷的,何况还有秦桧这个坏蛋。

 

鹿3
《鹿鸣之什》之局部

 

秦桧的势力是不能想象的,他实际上挟持了宋高宗。史书记载,高宗后来接见秦桧时,皇帝本人在靴子里都藏了一把匕首,以防不测,而秦桧死时,高宗更是松了一口气,说:“总算可以睡个安稳觉了。”这就是他们君臣之间的关系,后来有些人为了给秦桧翻案,泯灭了基本的道德认识,把残害岳武穆的责任推到赵构身上,以昭秦桧之无可奈何,真是令人不齿。

 

不过,虽有客观因素,但高宗的懦弱还是来自他的本性。当他为母亲吴太后做寿的时候,老妈对儿子说:“不图有这样幸福的日子!”唉,忘记了国仇家恨,忘记了北狩的老爹老哥,纵情于欢乐当中,高宗也太懦弱了。还不如那个晚唐死于戏子之手的李存瑁,起码老爹的仇是无论如何要报的。

 

鹿4
《鹿鸣之什》之局部

 

同样理由,高宗选太子,也是放弃了那个虐待小动物的胖小子,而选择了同样老实懦弱,甚至比他还无能的孝宗。于他本人倒是合适了,于国家发展未必有利。不过,即使自己懦弱,想象中获得贤臣的支持和助力,成为一代明君的理想还是有的。“嗷嗷鹿鸣,食野之萍,我有嘉宾,鼓瑟吹笙。”曹操把这几句放在他的明月之诗里,展示的是一种渴求人才,企望和平的夙愿。汉末军阀混战,百姓流离失所,千里之内,罕有人烟,多亏了一干人才的相助,曹操最终统一了北方,为最后国家的统一打下了坚实的基础。所以,曹操才很自信地说:“使天下无有孤,不知当几人称帝,几人称王。”当时情况与南宋初年应该是有相似之处的。

 

鹿5
《鹿鸣之什》之局部

 

所以,高宗命题作《鹿鸣之什图》,想必是读诗至此,心有戚戚焉。他也曾经历丧乱之苦,也曾奔波于逃亡之路,因此喜欢来之不易的幸福生活,更珍惜危难时候人与人之间的依赖。虽然他懦弱,但他却依然有模糊的理想。王道之治,在他来说,就是自己的理想。国恨家仇,不可能忘记,但实现却有难度,那么,想象中总可以体味一下那个感觉,于是,《诗经》之“鹿鸣之什”,就成了他吟唱的旋律,他凄楚的回忆,是他的过去,是他的理想,是他的寄托。

 

恰恰是马和之的绘画技艺,以一种不温不火的笔法勾勒出干干净净的画面,构造出栩栩如生的人物形象,把握故事的主题也是围绕着招贤展开。君臣二人的合作,也是美术史上的一个美谈了。

 

(摘自《云舒浪卷:南宋时期的名画》 陈文璟著 文化艺术出版社)

 

 

 
 
热门资讯

艺术家推荐


海西艺术官方微信订阅号


友情链接

服务热线: 0595-28252888 13489850000 QQ:2779459577 2251797470  E-mail:[email protected]
地址:泉州华侨历史博物馆一楼桑莲居艺术馆  法律顾问:杜振祥  闽ICP备10206559号-1
中国海西艺术网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10-2011 www.haixiart.com . All Rights Rreserved

 
联系我们 会员中心 0购物车 会员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