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微信

您的位置: 首页 » 艺术资讯 » 海西观点 » 正文

朱元璋到底长啥样?

时间:2018-10-28 15:56:25

摘要:朱元璋肖像再探。
 

 

在历代帝王肖像中,明太祖朱元璋恐怕是最为特出的了。不仅因为他的肖像画存世量较为丰富,更重要的是,在其肖像画中,相貌的反差也是最大的。

 

在清人胡敬(1769—1845)的《南薰殿图像考》中记载的朱元璋画像就有十二帧之多(胡敬《南薰殿图像考》卷上,《胡氏书画考三种》,浙江人民美术出版社,2015,46-48页)。存世的朱元璋画像,据不完全统计,在中国国家博物馆、“台北故宫博物院”有十数件,而民间所收藏者,也不在少数。在这些画像中,虽有壮年与晚年之别,但就其造型与构图,大致可分为两类:一类为天庭饱满,俊朗和煦,面颊光洁,四平八稳,目光如炬,如“台北故宫博物院”所藏明太祖全身坐像及晚年半身像等,均属此类(为行文方便,姑且称之为正形像);一类为下颚凸出,脸颊拉长,面颊布满黑痣,奇人异像,如中国国家博物馆和“台北故宫博物院”所藏明太祖全身坐像及民间所藏半身像等(为行文方便,姑且称之为异形像)。两类画像可谓霄壤之别,在人物的造型方面竟无丝毫相近之处,这在历代帝王将相的肖像画中,称得上绝无仅有。

 

 

笔者共搜集到明太祖朱元璋十二件肖像画,其中异形像九件、正形像三件。九件异形像中,“台北故宫博物院”藏本六件(简称“台北故宫”本),中国国家博物馆藏本一件(简称国博本),乾隆御制本一件,民间私藏本一件。虽然都为异形像,但其构图、服饰和人物面部细节还是有很大的不同。从构图论,半身像五件,全身坐像四件。它们的共同点如上述所言脸颊变形拉长,下巴向前凸出,脸上不同程度地布满黑痣,其不同点则至少有四处之多。

 

其相异处首先为帽子:“台北故宫本”半身像之一的帽子为黑色(图1),上侧为白色绳子呈倒“Τ”字形围系,上端左右两侧伸出两只兔耳状黑色装饰物;之二的帽子造型与此相类,但白色绳子变成了黄色的金属头箍,黑色的兔耳亦变为金黄色;之三的帽子完全是白色的线条,几乎是白描法绘就,帽檐上端呈花瓣状褶皱。乾隆御制本(图2)半身像的帽子严格讲来并非帽子,实则是蓝色的头巾缠绕在太阳穴以上。私藏本半身像的帽子也是头巾,黑色,一直披于肩上。国博本全身坐像(图3)的帽子为黑色,上面并无任何装饰;“台北故宫本”全身坐像之一的帽子底色为黑色,中间有一条白色的绳带,帽檐两侧为仙人掌似的黄色装饰物三枚;之二为黑色帽子,后侧伸出两只豆角状饰物;之三所戴帽子则似为秦汉帝王配饰,帽子上侧顶着一个黑色布板,前后两侧坠着珠宝类饰物。其次是面部须毛:“台北故宫本”三件半身像、两件全身坐像和国博本全身坐像的鼻翼两侧、下唇之下和下巴上均为胡须,耳垂下有两撮毛发,六画的须毛或浓密,或疏落。“台北故宫本”另一件全身坐像(图4)则下颚的胡须分置两侧,其他部分与此相类;乾隆御制版半身像之面部则完全无胡须与毛发,干净光洁;私藏本半身像之鼻翼下两侧胡须连成一片,下巴之胡须与耳垂下的毛发也连成一片,黑色浓密。再其次是脸上的黑痣:“台北故宫本”三件半身像、三件全身坐像和国博本全身坐像脸上和鼻翼的黑痣密密麻麻,如天上闪烁的星宿,耳垂并无黑痣。乾隆御制本则脸上除左眼下端有两粒黑痣、鼻翼及额头上有数粒外,面部均无黑痣,但左耳之耳垂上有三粒黑痣;私藏本半身像(图5)脸上虽有黑痣,但稀稀疏疏,零星点缀,额头及耳垂上则并无黑痣。最后则是服饰:“台北故宫本”所藏三件半身像、两件全身坐像和国博本全身坐像均着龙袍,但颜色各有千秋。“台北故宫本”半身像之一为浅灰色,纹饰则为褐色与红色相间;之二为大黄色,纹饰为红色、蓝色、绿色和黄色相间,富丽堂皇;之三则为白描,只能见其大致的图案,与之二相类。“台北故宫本”全身坐像之一为白色龙袍,隐隐约约能见其龙纹,袖口与衣领处露出红色衬底的衣服;之二为浅灰色,祥云和龙纹图案为深灰色。国博本全身坐像龙纹分置于龙袍上下,中间为白布相连。乾隆御制本则为红色外袍,脖子处有白色围巾(或衬衣衣领)露于外。私藏本半身像则浅蓝色外衣,完全是布衣装束。“台北故宫本”另一件全身坐像则着蝙蝠纹饰长袍,且在左下侧悬着三条连缀着珠宝的布带。长袍的底色为黄色。

 

图1 明太祖朱元璋晚年半身像 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图2 明太祖朱元璋半身像 乾隆御制本

 

图3 明太祖朱元璋坐像 中国国家博物馆藏

 

图4 明太祖朱元璋坐像 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图5 清·《朱元璋像》 民间私藏本

 

很显然,在九件异形像中,虽然大多“凤眸龙头,黑痣盈面”(《胡氏书画考三种》,46页),但几乎没有两件完全相近的画像。不仅人物的面部形象细节有所不同,最能代表明代帝王礼制的服饰方面,也是千差万别。这些作品,大多收藏在南薰殿中,虽然没有作者署名,但首倡者应该都是宫廷画家,其中不少还是与朱元璋同时代者。他们对明代服饰应该并不陌生,更不会犯一些常识性错误。之所以出现这种状态,只有一种解释,这些画家是故意为之,或者是被当政者授意为之。

 

 

而在正形像中,无论是壮年坐像,还是晚年半身像,其服饰、帽子和面部造型都是相近的,其服饰是符合明代帝王礼制的。其全身坐像描绘朱元璋端坐于龙椅之上,头戴乌纱帽,身着黄色龙袍,腰围绿红相间的腰带,双手靠于龙椅,置于腰侧,旁有黄色玉圭相伴,胡敬在其《南薰殿图像考》中称其“服冕垂旒,被衮执圭”(同上),是可与其相印证的。在朱元璋之后的明宣宗、明宪宗和明英宗等诸多帝王像中,其服饰也与此大致相类。在正形像中,朱元璋脸面红润光滑,并无黑痣。

 

同一个人的画像,竟然有如此天壤之别,这在中国历史上,确乎是极为罕见的。近世以来,已有不少学者撰文讨论。较早对朱元璋画像展开探讨的是金致淇(1896-1974),他在其简短的千字文《明太祖像真伪考》(《考古》1935年第1期)中,依据有正书局《中国历代帝后像》和民国《故宫周刊》所刊正形像及在故宫武英殿所见异形像,结合相关文献,考证异形像为伪,而正形像为真;赵如珍《古董辨疑》中《明太祖御容之伪》指朱元璋御容有二,“一为温文儒雅,五官端正者,一为雄豪奇伟,深目长颊者”,他推测深目长颊者为真,而温文儒雅者为伪。深目长颊者即异形像,而温文儒雅者即正形像。其理由是“若非真像,在专制时代无人敢为之,况其子孙又奉祀之,其必为真像盖可知也”(赵如珍《古董辨疑》第十四章,中国书店,1989,5页);潜斋的《明太祖画像考》则首先指出《明太祖实录》记载的“上梦神人以璧置于项,既而项肉隐起微痛,疑其疾也,以药敷之,无验,后遂成骨,隆然甚异”证据不足,认为即便记载属实,项内生骨当在颈椎间,而不能改变其面部轮廓。其次认为明代异形像的冠服礼制与明制不合,而正形像则是吻合的,因而也认为异形像为伪,正形像为真。倪方六的《朱元璋相貌疑云》认为从遗传的角度看,明朝诸帝均无异形像的长相,“相反都与朱元璋的标准像差不多。所以说,真实的朱元璋与标准像不会差得太远”(《文史博览》2007年第5期);一知的《明清皇家帝后像形态论释》(《湖北美术学院学报》2009年第3期)和曾佳的《在“历史的相册”中追忆帝王—明代帝王肖像画研究》(《荣宝斋》2010年第1期)都指出明朝帝王肖像画存在写实、美化和异化三种类型,尤以朱元璋肖像画为甚。研究朱元璋画像最为详实的莫过于胡丹的《相术、符号与传播:“朱元璋相貌之谜”的考析与解读》,该文在用大量史料论述了朱元璋画像的演变过程后指出:“在明代中前期,朱元璋相貌已由奇貌发展为奇骨,却还未化作一副猪龙之形;但到了嘉、万年间,已完成龙形虬髯的转化。在朱元璋新形象的构建过程中,官方与民间各自追求自己的真实,并积极互动,从而在特定的叙事框架中形成一个奇异多变的朱元璋形象。”(《史学月刊》2015年第8期)这些探索虽然大多对朱元璋异形像提出异议,但因其搜集的朱元璋存世肖像画不够全面,且提出的理据也不够充分,因而总有令人不能完全信服之感。

 

 

究竟朱元璋的真实相貌应该是怎样的呢?在传世的截然相反的艺术造型中,到底孰真孰假?基于此,笔者在考察传世作品的同时,结合文献记载,基本上廓清其历史的迷雾,认识了朱元璋本来的真实形象。

 

《明史》记载朱元璋形象说:“姿貌雄杰,奇骨贯顶。志意廓然,人莫能测。”此处并没有指出朱元璋有“异相”,而“奇骨贯顶”也与异形像中夸张变形的下颚明显不是同一回事。而明人何乔远(1558—1631)在其《名山藏》中也进一步佐证了朱元璋的这一形象:“日章天质,凤目龙姿,声如洪钟,奇骨贯顶。”(江苏广陵古籍刊印社,1993,25页)既然如此,为何会出现如此奇异的朱元璋画像呢?这要从朱元璋本身的性格说起。朱元璋是一个生性多疑之人,为安全起见,不愿被人见到其真容。所以,明人谈迁(1594—1657)在其《枣林杂俎》中有“疑像”一节谈到他的画像:“太祖好微行察外事。微行恐人识其貌,所赐诸王侯御容一,盖疑像也。真幅藏之太庙。”(中华书局,2006,1页)这就说明,出现朱元璋的“疑像”,是其本人有意为之,当时的王侯所得到的朱氏本人的画像,都不是朱元璋本人的真实形象。明人邓士龙在其编辑的《蓬轩类记》中有这样的记载:“高皇尝集画工传写御容,多不称旨。有笔意逼真者,自以为必见赏,及进览,亦然。一工探知上意,稍于形似之外,加穆穆之容以进,上览之,甚喜,仍命传数本以赐各王府。盖上之意有在,它工不能知也。”(参邓士龙《国朝典故》卷之七十,北京大学出版社,1993,1552页)凡是画得像朱元璋的,都不称旨,唯独于“形似之外,加穆穆之容以进”者,反而得到了朱元璋的赞赏。明人张瀚(1510-1593)在其《松窗梦语》中还记载当时画像的残酷场景:“相传太祖图像时杀数人,后一人得免。意者民间所传,即后一人所写,未可知也。”(张瀚《松窗梦语》,上海古籍出版社,1986,97页)有不少画家因为画得太像朱元璋而丢了性命,这在中国画史上,都是超乎寻常的,足见朱元璋对自己画像的重视程度。

 

 

但到底朱元璋有没有真实的肖像画流传呢?答案当然是肯定的。上文谈迁也讲到:“真幅藏之太庙。”而张瀚的《松窗梦语》还提及自己亲眼见到朱元璋的真实肖像:“余为南司空,入武英殿,得瞻仰二祖御容。太祖之容,眉秀目炬,鼻直唇长,面如满月,髯不盈尺,与民间所传奇异之象大不类。”这里虽然言其“鼻直唇长”,但“与民间所传奇异之象大不类”,应该还是指朱元璋的正形像。张氏还专门谈及“成祖之容,大类太祖,但两颐间多髯二缕,长垂至腹”,观现在所见的明成祖像,也是和民间所传朱元璋的异形像迥然有别,而与“台北故宫博物院”所藏朱元璋壮年和晚年的两幅正形像是极为相似的。胡敬在其《南薰殿图像考》中谈及《明太祖像十二轴》时,言及其中一件坐像,“乌纱,折上巾,黄袍,紫面虬髯,与前像迥异,疑是成祖像,误题签”(《胡氏书画考三种》,47页),这也说明朱元璋和明成祖的确相似度极高,因而才会出现这种出错的可能。

 

在邓士龙编辑的《蓬轩类记》中还记载:“又闻苏州天王堂一土地神像,洪武中国工所塑。永乐初有阎百户者,除至苏州卫,偶见之,拜且泣,人问故,云在高皇左右日久,稔识天颜,此像盖逼真已。”按照常理,土地神像一般都是正襟危坐,面相端庄方正,这从另一侧面印证了朱元璋的真实形象应该就是“台北故宫本”的正形像。此外,在乾隆年间编撰的《越人三不朽图赞》中,刊载有陈思道及其画像(图6),其小传这样记载:“陈行父公思道,字执中,山阴人,洪武己丑进士,主政比部,骤升少司马,征滇有功,转少宗伯,奏置铁牌,禁内官干与政事。更有二异:公貌酷肖御容,与黄子澄同籍同官复同年同月日时生。”这里谈到陈思道与朱元璋“酷肖”,而该书中刊载的陈思道像,系方脸,耳腮及嘴角两侧、下颚均有长髯,并无奇异之像。此像与“台北故宫本”朱元璋正形像极为接近,这就进一步坐实了朱元璋的真实形象并非传说中的奇异之像。

 

图6 陈思道像 宣统辛未版《越人三不朽图赞》

 

朱元璋的异形像之所以在民间流播甚广,甚至在传世的朱元璋肖像画中,无论各大博物馆,还是民间所藏,其异形像都以压倒性多数胜于正形像,其主要原因在于朱元璋贵为九五之尊,民间往往将其神化,容易满足普通民众对皇帝的神秘心理,再加上朱元璋本人对其异形像推波助澜,因而自明代洪武年间直到清代,关于朱元璋的异形像就大行其道。清人彭湘在其《凤阳使院观明太祖像》诗中,有“想见态雄杰,天授神武姿”“屏息再拜观,广额垂丰颐。骨相自殊众,铁冠宁谀词”(《适龛诗集》)句,就诗意来看,诗人所观摩的明太祖像,应当还是异形像,足见其影响之巨,而真正代表其真实容颜的正形像则藏在深宫人未识。这就为后人清晰认识朱元璋本尊制造了障碍。好在文献与画像俱在,拨开层层迷雾,其真相自然也就浮出水面。

 

关于朱元璋众多肖像画的作者,胡敬在《南薰殿图像考》中也有述及,大致有陈遇、孙文宗、沈希远三人。胡敬援引诸多论著称,周晖吉《金陵琐事》载,陈遇“善山水,曾写太祖御容”;李天麟《祥符志》载,孙文宗“洪武三年,召至京,传写太祖御容”;金赉《画史会要》载,沈希远“洪武中写御容称旨,授中书舍人”。可惜关于三人的相关史料阙如,现在也没有见到他们名款的画作行世,在传世的朱元璋肖像画中,哪些是他们所为,谁负责正形像,谁负责异形像,也就成为一个历史悬案了。

 

 

 

说明

本文转载自《文史知识》公众号

作者:朱万章

本文刊于《文史知识》2018年第10期“书画欣赏”栏目

 

 

 

推荐关键字: 朱元璋;肖像
 
 
热门资讯

艺术家推荐


海西艺术官方微信订阅号


友情链接

服务热线: 0595-28252888 13489850000 QQ:2779459577 2251797470  E-mail:[email protected]
地址:泉州华侨历史博物馆一楼桑莲居艺术馆  法律顾问:杜振祥  闽ICP备10206559号-1
中国海西艺术网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10-2011 www.haixiart.com . All Rights Rreserved

 
联系我们 会员中心 0购物车 会员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