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微信

您的位置: 首页 » 艺术资讯 » 海西观点 » 正文

梁章钜黄楼:读书曰专实博,楹联杂录誉今 | 韦力

时间:2018-11-26 16:11:58  作者:韦力

摘要:二十举乡,三十登第,四十还朝,五十出守,六十开府,七十归田,须知此后逍遥,一代福人多暇日; 简如格言,详如随笔,博如旁证,精如选学,巧如联话,富如诗集,略数平生著述,千秋大业擅名山。
 
平冲风雪度崎崟,小队喧嚣不可禁。
仆御漫夸行色壮,那知书簏重于金。
钱塘江上柳如梳,到及春潮半上初。
一十六蹄转历碌,赧人真个五车书。
高牙隐隐露斜阳,伐鼓开船各自忙。
关吏不须馋似虎,满舱书画是家常。
费他舟子暗疑猜,一日阊门四五回。
如此市廛殷赈地,恖恖只为买书来。
 

这首《载书谣》的作者是梁章钜,作于嘉庆十九年(1814),这一年梁章钜从家乡福建浦城北上进京任职,不仅随行五车尽是图籍,还一路行一路买,不亦乐乎,自述“余性喜购书,宦游江南所得愈多”。

杨鹏秋绘梁章钜像 
 

然而这样的书痴,曾被醇亲王奕譞赞为“拥书权拜小诸候”,却没有被叶昌炽注意到,在《藏书纪事诗》里漏了他一席。后来王謇作《续补藏书纪事诗》,也没有想起这个人。寒斋收得葛昌楣题记的《藏书纪事诗》,后面有葛昌楣辑补“叶氏所漏者”名录,计三十人,这三十人中同样没有梁章钜,好在现在的福建文化界总算注意到了这位乡贤,我陆续看到了好几本介绍福建藏书家的书,里面都重点介绍了梁章钜,其中王长英、黄兆郸编著的《福建藏书家传略》,给梁章钜列有专节,真可谓:是金子,总会发亮的。

梁章钜黄楼

梁章钜有多个字,为了下面引文的方便,我在此罗列出几个来,他的字有闳中、茝林、芷林、茝邻,晚自号退庵,福建长乐人,嘉庆七年(1802)进士,授翰林院庶吉士,后考取军机章京,官至广西巡抚、江苏巡抚、兼署两江总督,这些官职都是一方诸侯,有足够的实权,然而他对当官儿的兴趣好像没有那么浓,因为在他的任上没见他做出什么惊天动地之事,但这不等于梁章钜当官儿没有政绩,在下面我们再聊聊他的政治作为。

梁章钜撰《称谓录》书牌

在他七十岁那年,友人王叔兰赠了他一副对联,极为贴切地概括了他的经历:“二十举乡,三十登第,四十还朝,五十出守,六十开府,七十归田,须知此后逍遥,一代福人多暇日;简如格言,详如随笔,博如旁证,精如选学,巧如联话,富如诗集,略数平生著述,千秋大业擅名山。”

梁章钜撰《称谓录》卷首

梁章钜是撰写楹联的高手,然而他却对这幅对联极其喜欢,并且专门将上联刻成了一方闲章,从下联可以知道,梁章钜一生著述极富,多达七十余种,除了《夏小正通释》、《论语旁证》、《三国志旁证》、《退庵所藏金石书画题跋》及《藤花吟馆诗抄》等等,还有大量的笔记类文章,使其成为清代笔记作家中的重要一员。他在《退庵随笔》的序言中解释了“随笔”的定义:“随所见之书而笔之,随所闻之言而笔之,随所历之事而笔之,而于庭训师传,尤所服膺,借以检束身心,讲求实用而已。”我觉得这段话很可能是最早关于“随笔”这种体裁的定义。

梁章钜撰《称谓录》序言及凡例

梁章钜对楹联的确极有兴趣,他不仅自己撰写,还每到一地必搜集所见的对联、春联等等,为此编成了一部《楹联丛话》,这部书据称是开创了中国楹联史的先河,因此该书被楹联界誉之为开山之祖,而梁章钜对此也确实是很喜欢,该书出版之后,风行于天下,于是他就再接再厉,于是他就又出了《续集》、《三续集》”,直到今天,仍然是喜欢楹联之人的必读之书。近些年,全国还有着楹联评选活动,而这个活动的名称就叫“梁章钜杯”,可见梁章钜在楹联界已经有了祖师的地位。我对这部书也特别喜欢,闲时也会翻看,从中找一些名句,请师友们帮我刻成闲章。梁章钜在该书中把楹联分成了许多的门类,这恐怕也是第一部对楹联进行题材分类之书,有一些内容也确实有意思,比如他曾录有唱戏戏棚台柱上的对联:

凡事莫当前,看戏何如听戏好?
为人须顾后,上台终有下台时!
 

这样的楹联简直写成了人生警句,如果写给官儿迷,似乎更贴切,梁章钜自己也做过许多的楹联,他当然也会给自己的藏书楼题写多幅,其中一幅就是:

庭余嘉荫,室有藏书,天下事随处而安,即此是雕梁画栋。
卜得芳邻,居成美境,田舍翁问心已足,漫言应列鼎鸣钟。
 

看到这幅对联,我都能想象出梁章钜坐在自己的书堆中,怡然自乐的悠闲神态。然而他的这部名著并不止是记录下一些楹联的内容,里面还有楹联的历史以及相关的考证,比如中国历史上的第一部楹联是哪一幅?梁章钜没有做出自己的判断,而是引用了纪晓岚的话:“尝闻纪文达师言:楹帖始于桃符,蜀孟昶‘余庆’、‘长春’一联最古。但宋以来,春帖子多用绝句,其必以对语,朱笺书之者,则不知始于何时也。”

黄璞的小黄楼介绍牌

但我觉得,以梁章钜读书的广和博,不大可能不知道纪晓岚所说的原始出处,此段记录的原文为:“蜀未归宋之前,一年岁除日,昶令学士辛寅逊题桃符版于寝门,以其词非工,自命笔云:新年纳余庆,嘉节号长春。后蜀平,朝廷以吕余庆知成都,而长春乃太祖诞节名也。此在当时为语谶,实后来楹帖之权舆。”

即此可知,中国有记载的第一幅楹联,就是由五代时后蜀帝孟昶所作的“新年纳余庆,嘉节号长春”,虽然这是中国有记录的首联,然而它却被称之为“语谶”。该联作于公元964年,而到了转年,后蜀就被北宋所灭,而北宋来管理蜀地的最高长官名字就叫吕余庆,而宋太祖赵匡胤诞圣之号,也正巧叫“长春”,即此可知,蜀地孟昶果真是位预言家,他把第二年的国家结局,全说准了。

藤花吟馆为当年梁章钜与友人唱和之所

梁章钜撰写楹联的本领也很受阮元的夸赞,某年,阮元之妾刘文如过70大寿,梁章钜献上一幅寿联:

鹿宴沐恩浓,正及臣门膺旷典。
翟衣襄政久,更看子舍策清名。
 

阮元读到了此联,很是喜欢,他跟梁章钜说:“此番同人所赠联轴颇多,唯阁下及右原所撰最佳。”阮元是权重一方的大人物,他的妾过生日,当然会受到太多人的祝贺,因为都是文人,写来的对联一定很多,但阮元却认为,梁章钜所撰是最好的两幅之一,即此可见,梁在此确实是位高手。

梁章钜撰《闽川闺秀诗话》卷首

关于梁跟阮元之间的关系,按照梁自己的称呼,称阮元为师,然他们之间并无师承,这件事要从梁章钜的经历讲起。当年梁章钜曾做过广西巡抚,他跟林则徐的关系很好,当年林则徐虎门销烟,在道光二十一年,英军攻陷虎门,逼近广州,梁章钜从广西运去大炮,协助林则徐抗英,再后来,英军攻陷定海,两江总督裕谦自杀,梁章钜代理此职,而后朝廷派扬威将军奕经前往浙江抗英。这位奕经不想打仗,只想游山玩水,这让梁章钜大感失望,于是他就提出辞职,准备带家人返回福建,但因为战争期间,钱塘口已经被封闭,于是他只好在扬州住了一个多月,而这个阶段,他结识了阮元,而梁章钜的堂兄梁雷就是阮元的门生,按照古人“兄之师,弟例亦称师”的习俗,所以,梁也称阮为师。刚开始阮元推辞梁的这个请求:“初谦,弗肯承,继乃相悦以解”,后来也就答应了下来。

较文讲艺之斋

应该说,梁章钜结识阮元对梁有重大影响的事情,就是看到了阮元藏书楼里的所藏。关于这件事,梁章钜记录在他的著作《归田锁记》中,此书中专有一节谈的就是阮元的藏书楼——文选楼,此文有些长,我节选其中一部分:“扬州有文选楼、文选巷之名,见于王象之舆地纪胜及罗愿鄂州集,乃隋曹宪以文选学开之,唐李善等以注选继之,非梁昭明太子读书处也。仪征师宅即文选巷旧址。……余素仰楼名,初谒师宅,即拟登楼以慰夙愿,而不知楼实在家庙之西,与吾师宅尚隔一衖也。一日,师折柬召余饮,且传谕曰:‘席设文选楼。’余为之狂喜,吾师所藏钟鼎古器,悉庋于此。”

即此可知,梁章钜早就想一睹文选楼的藏书,只是没有机会,后来赶上阮元宴请宾朋,而设宴地点就是在文选楼内,这让梁大为高兴,以我的理解,只有对藏书有着极浓兴趣的人,才特别喜欢看到他人的藏书,通过这段记录就可知道,梁在此之前,定有此好,而后他回到福州之后,才仔细兴建书楼和整理自己的藏书。

“较文讲艺之斋”原匾为伊秉绶手书

《归田琐记》一书,是梁章钜的笔记杂录,里面记载了他所经历的各种历史事件,以及一些文献摘录,还有一些是他自己的作品,比如他在此书中曾写过两首《十字令》,其中之一名叫《贪官十字令》: 

红,
圆通,
路路通,
认识古董,
不怕大亏空,
围棋马钓中中,
梨园子弟执勤奉,
衣服整齐言语从容,
主恩宠德满口好称颂,
座上客常满杯中酒不空!
 

这种写法很有意思,但让我感到最有趣者,是里面有“认识古董”,看来当贪官也不容易,至少要把古董研究透,才能以此贴近领导,想到今天的艺术品市场繁荣,恐怕也跟梁章钜当年所看到的情形,有类似之处。

梁章钜撰《南省公余录》卷首

说到他的政绩,虽然梁章钜当过那么多的地方大员,然而他的经天纬地之事却少见记载,这跟他的好友林则徐则完全相反,但是这不等于说梁章钜没有政治头脑,比如他当年支持林则徐抗英,他还写文总结了当初为什么清军打了二百发炮弹,仅有一发击中了英舰。在抗英历史上,后世津津乐道者,则是三元里抗英故事,而这件事给皇帝的奏报人,就是梁章钜,当时他已经调到了江西任巡抚,正准备赴任之时,他给道光皇帝写了封奏折,奏折中有:“初十日有乡民数万人,围困义律等众,功在须臾”,后来他又写了封奏折,其中有“激于义愤,竭力抵御,一呼四起”、“英夷胆落魂飞,骤解围困”等字句,从此,三元里抗英之事广为人知,然真正的史实却完全不像他所说,自此之后,他跟林则徐都支持地方乡勇建设,这种做法为后世留下了隐患。

这里还有一个小黄楼的标牌

梁章钜曾经有一篇著名的文章,叫《读书法》,此书中有这样的文句:“不拘大书小书,能将这部烂熟,字字解得道理透明,诸家记俱能辨其是非高下。此一部便是根,可以触悟他书。如领兵十万,一样看待,便不得一兵之力;如交朋友,全无亲疏厚薄,便不得一友之助。领兵必有几百亲丁死士;交友必有一二意气肝胆,便此外皆可得用。何也?我所亲者又有所亲,因类相感,无不通彻。”他的这段话被后世总结为“精读一部书法”,然而他自己却读书极其广博,并且也勤于著书,按照统计,他一生著有77部著作,而他又做了那么多的地方官,因此,他被称之为清代地方大员里著书最多的人,林则徐给他写的墓志铭中也有这样的夸赞:“仕宦中著撰之富,无出其右。”

梁氏为书香世家,从梁章钜往上数十六代,每代都有人获取功名,藏书是梁家世代必行之事,其父梁上治的书房名叫“四勿斋”,以告诫梁章钜“无益之念勿起,无益之事勿为,无益之言勿说,无益之物勿食”,叔父梁上国为进士,也是清代著名藏书家,《辛亥以来藏书纪事诗》最后一名梁鸿志是梁章钜的曾孙,可见长乐梁氏一族,藏书渊源有自。纪晓岚曾说:“闽中巾卷世家,以长乐梁氏为第一”,梁章钜在《归田琐记》中自记藏书之好:“既通籍,官京师,日与通儒硕士上下其议论,又京秩清暇,非书籍无以自娱。即外宦后,案牍余闲,别无声色之好,亦惟甄微阐幽,抱残守缺是务。岁月既积,卷帙遂多。”

梁章钜撰《农候杂占》卷首

名士施鸿保在《闽杂记·闽中藏书家》中则记载:“闽中藏书家最著称者,近时若梁茝林(章钜)中丞、陈恭甫(寿祺)太史……所藏皆十余万卷,真可羡也。”因为施鸿保的这段话,让我对叶昌炽漏掉梁章钜的原因有个小小揣测,陈寿祺也是大藏书家,与梁章钜比邻而居,其小嫏嬛馆也是清代极有名的藏书楼,许多文章里都曾记载小嫏嬛馆藏书甚富,叶昌炽同时漏掉两位福建极有名的藏书家,那么我只能以他见闻未广,对福建人文不甚熟悉来解释了。

因为一生宦游及避难等因素,梁章钜先后在各地建有好几个藏书楼,其中在福建的藏书楼有黄楼和北东园,分别位于福州和浦城。道光十二年(1832),梁章钜因病回福州休养,将位于黄巷的旧宅翻新之后,取名“黄楼”,并将由京师带回来的大量金石图籍庋藏其中,次年又在黄楼右边修葺小园,取名“东园”,其中又有“藤花吟馆”,时邀友人前来吟咏唱和。

梁章钜故居第一进院落

道光二十三年(1843),因时局动荡,梁章钜寄居闽北浦城,选址建新宅,为寄托对于福州东园的思念,将浦城藏书楼取名为“北东园”,自谓“新宅本荒田,余筑大楼五楹,贮书万卷其上。”就算是避难,也随身携有万卷藏书,其爱书之情可以想见。虽然没有书目流传下来,但梁氏旧藏散后,陆续为后来藏家所得,由后人书目题跋中,仍然可以知道当年楼中秘笈满架,《宝礼堂宋本书录》中有著录《陆宣公集》一部,就钤有“茝林藏书”之印,可见黄楼架上,当年不乏宋元珍笈。

梁章钜故居今为楹联博物馆

癸巳年春访古,浦城也是专程前往之地,可惜不仅北东园全无遗迹,连梁章钜这个名字都没几个人知道,我只访到了真德秀和杨亿的遗迹,好在位于福州的黄楼至今仍在,且保存完好,总算让我有所安慰。黄楼的具体位置是福州市鼓楼区黄巷36号,位于福州最有名的三坊七巷中,事实上,今天的“黄巷36号”不仅仅是梁章钜故居,也是黄璞和陈寿祺故居。

贡士旧匾

黄巷历史极为悠远,早在晋代永嘉年间,即因黄姓在此聚居而得名,到了唐代,闽中大儒黄璞在此建宅。黄璞曾任崇文馆大校书,也是一位藏书家,中年后在此建起第一座藏书楼,因全楼涂抹成黄色,而命名为“小黄楼”。数百年后,梁章钜买下黄璞故居旧址,新建藏书楼,为向先贤致敬,亦将藏书楼命名为“黄楼”,而陈寿祺的小嫏嬛馆则刚好与梁章钜黄楼一墙之隔。彼时三坊七巷中,藏书之家比比皆是,书香弥漫,竟是苏州、常熟之外的又一藏书胜地。

第二进院落

这一天,我从塔巷进入三坊七巷,找到黄巷36号,十分气派的大门上挂着“较文讲艺之斋”的匾额,并非常见的“某某故居”牌匾。这个匾额的原件在十余年前,曾出现在北京的某拍场中,被南京的一位喜爱字画的朋友以高价拍得,当时因为我在现场,故对此匾颇为熟识,而今在此见到了这个复制品,有如逢故人之感,但在拍卖时,我并没有注意到这个匾额应属梁章钜,当时只注意该匾为伊秉绶所书,而今,当地文化部门后来根据伊秉绶的书法真迹,复制了这样一块牌匾。将一间书斋的堂号挂在临街正门上,似乎有些错位,但我想,这也许是当地主管部门更看重梁章钜藏书家身份的意思吧,真希望我的这个猜测不是自我感觉良好。

过堂

大门旁边的墙上贴着两块简介牌,牌上的名称是“小黄楼”,牌上的内容既提到了黄璞,也提到了梁章钜:“唐代崇文阁校书郎黄璞曾居此,现存建筑系清道光年间由梁章钜修建的,占地3300平方米。……梁章钜(1775-1849),福建长乐人,清嘉庆七年(1802)进士,累官至江苏巡抚兼署两江总督,配合林则徐主张禁烟、抗英。他编著的《楹联丛话》是我国第一部系统研究楹联的著作,在我国楹联史上占有重要地位。”

梁章钜撰《归田琐记》书牌

梁章钜撰《归田琐记》卷首

看来当地主管部门真正在意的,是梁章钜在楹联方面的成就,当然梁章钜作为历史上第一部楹联专著的作者,有这样的介绍,无可厚非,然而一个字都不提他的藏书事情,这还是让我颇感不平,但既来之,则参观之。整个故居有三进,两侧的厢房陈列着展览着许多匾额及楹联,大约是为了与其楹联大师的身份相称。

后花园

半角亭边的一枝独放

能够将这么多匾额汇为一堂,也可见收集者的确下了较大的工夫,就拍卖市场的情况来说,书写者的原件若是匾额,大多能拍得善价,其成交价会远远高于该作者书法均价的数倍,这主要是今人买得这种堂号,会挂在自己的客厅或书斋中,以此来抒发追古之心,这当然是很好的一件事,然而书写件后刻为木匾,这种匾额却少有上拍者,偶然出现在拍场中,价格也不高,也许这是木匾可以多件复制的缘故吧,但是能把这这么多旧木匾搜集在一起,也并非易事,至少让我看上去也很饱眼福。

第三进院落

当然,我更关心梁章钜的藏书楼,参观完木匾之后,我就继续向内走,去寻找黄楼。在后边的一进院落中,终于得见,其保护之完整,以及装饰之精美,超出了我的预想。整座黄楼为两层木结构,所用材质皆为楠木,其雕饰之华美,令人叹为观止,所有雀替、顶饰和斗拱上全都雕着各种图案,甚至让我好奇它们在上世纪五十年代是如何躲过那场劫难的。如今楼前保留着假山、池塘、小桥和亭阁,皆因地制宜,玲珑可爱,小桥的栏杆上刻着“知鱼乐处”四字,我想像着当年梁章钜在小黄楼中读着《庄子·秋水》篇,读至疲倦时,步出书楼放松目力,眼前所见想必亦我今日所见吧。

过其门而不入

我们在陈寿祺的一篇曾经谈到过关于《福建通志》的修撰,其实那部书没有能迅速出版,跟梁章钜有一定的关系。《福建通志》初稿完成之后,陈寿祺病逝,志局总裁由高澍接任,此稿编完之后,让各位大员审看,而梁章钜希望给其老丈人郑光策立传,因为有人提出异议,最终梁的这个愿望没能实现,据说梁就认为《福建通志》编撰的有问题,他提出了五点意见。因为梁在当地的影响,所以《福建通志》稿被要求按照他的意见重新修订,这让高澎很生气,为此而辞职。

梁章钜撰《古格言》卷首

当时《通志》稿分别放在不同的分纂人手中,其中梁章钜也有一部分,于是大家没有将这些原稿归还,致使这件事拖了下来,多年后再重新汇集之时,已经有了许多的散失。看来每个人都是多方面的,如果任我一直絮叨下去,还能说出跟梁章钜有关的其他的角度,但无论怎样,他的福建有名的一位藏书家,我觉得这就够了吧。

黄璞故居今为葛家大院

 

附:黄璞故居

来到三坊七巷前,我并不知道黄璞这个人,因为拜访梁章钜的黄楼,我才知道梁章钜的藏书楼旁还有一位前贤,这位前贤名叫黄璞,他的藏书楼名叫小黄楼,这座楼建于唐代,梁章钜的旧居就是占了小黄楼原有的地界,而梁章钜仍然沿用了这个楼名,只是去掉了一个“小”字。比他早千年的先贤给自己的书楼前面加个“小”字,而梁章钜在千年之后却将“小”字去掉,这让我想到了孔圣人所言:“赤也为之小,孰能为之大。”

黄璞字德温,一字绍山,号雾居子,卒年不可考,仅知其生于唐文宗大和六年(832)年,大顺二年(891)登进士第,授尚衣监主簿,乾宁元年(894)升任崇文馆校书郎,其人博通经史,擅长诗文,著有《雾居子集》和《闽川名士传》,其中《闽川名士传》记述自唐中宗神龙元年(705)以后的福建人物54名,为福建省最早的一部人物志。可惜的是,这两部著述如今都已失传,仅在其他的文献中保存一部分原文。黄璞育有五子,其中四个儿子与他同任馆职,因此世称“一门五学士”。据说在唐末黄巢起义时,军队进入福州,因为黄璞即有学问又有声望,经过黄巷时,黄巢命令军队“灭炬而过”,以免惊扰了黄璞。

唐代的崇文馆始建于贞观年间,初名崇贤馆,后来为避太子讳改为崇文馆,馆内设置学士、校书郎、令史、笔匠等职,主要职责是掌管东宫经籍图书,负责参与四库经籍的整理校勘等职,并教授贵族子弟,其中校书郎的具体职责就是校勘典籍,订正讹误。黄璞身为崇文阁校书郎,归田后又在家乡建起藏书楼,那么将他列入藏书家,应该是说得过去的,只可惜除了小黄楼之外,关于他藏书的记载实在太少。

今天的三坊七巷里,黄璞、梁章钜和陈寿祺三家故居已合并为一个游览区,与梁章钜故居不同的是,属于黄璞故居的那一部分没有经过修整,院子的深处显然还住着几户人家,收拾得颇为干净,但从晾晒的衣物及陈设来看,也颇为清贫。整座故居仅临街的一面尚算完好,进入内宅之后却极为破败,大门正上方悬有白匾,上面写着“原唐朝黄璞故居/葛家大字”,匾下贴着一副极怪异的春联,上联是“大唐古屋庆千秋”,下联是“囗囗囗囗囗今朝”,横批一个“曌”字。走近细看,发觉下联上面的五个字并不是掉了,或者被人撕去,而是刻意的没有写。 

大门内侧的展板上详细写着黄璞故居的简介,称黄璞故居始建面积有四五十亩,现在的梁章钜故居只是黄璞故居的内院的一部分,又详细介绍了“三坊七巷”,但是并没有说明现在的建筑为什么时候所建。第二进院落的墙上斑斑驳驳,墙头刷着标语“强烈呼吁国务院省市领导给予些微关注,确保古建修复长治久安”,以及“确保古建筑修复质量,谢绝鲜生木材未经处理投入使用”,一扇铁皮门上刷着“大门被抢,门槛被锯”,这些标语都让我看得莫名其妙,不明白这里曾经发生过什么,而经过的游客们显然没有我这么八卦,他们并不思索或者议论这些标语,只把它们当做景观的一部分,好奇地张望和拍摄着。

图/文_韦力

文章转载自公众号_芷蘭齋

 


 

推荐关键字: 梁章钜;楹联;韦力
 
 
热门资讯

艺术家推荐


海西艺术官方微信订阅号


友情链接

服务热线: 0595-28252888 13489850000 QQ:2779459577 2251797470  E-mail:[email protected]
地址:泉州华侨历史博物馆一楼桑莲居艺术馆  法律顾问:杜振祥  闽ICP备10206559号-1
中国海西艺术网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10-2011 www.haixiart.com . All Rights Rreserved

 
联系我们 会员中心 0购物车 会员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