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微信

您的位置: 首页 » 艺术资讯 » 海西观点 » 正文

素履之往,斯行愿也 ——写在“大象徙南”展览之前

时间:2019-03-11 22:22:06

摘要:“一切梦该醒了,再造的是天真。”
 
妙光(1963-),原名顾元凯。中国美院毕业。佛门书画家,擅长山水,书法。1998年4月在厦门剃度出家。


那日得暇,倾听妙光师一席谈,感于胸中,不抒不快。

 

妙光俗姓顾,昆山亭林裔,少与父千里携行,颠踣南北。年方十四,对国画山水执着于心,欲以专业事之。艺海汹涌,父亲对此不予赞同,父子因此涯隙甚深。幸得谢稚柳、陈佩秋夫妇从中作美,父亲方允其专攻山水画。彼时上海艺苑繁荣,思潮澎湃。妙光耽乐其中,往来于谢稚柳、袁拿恩、陈巨来、韩天衡等老师处,请益良多。后考入浙美,深受陆俨少、童中焘、孔仲起、姚耕云、卓鹤君等师长教诲。毕业回沪后教书、做拍卖、开画廊、办公司……沉浮数载。因缘际会,获披剃入关,一偿夙愿。

 

平平说来的修艺简历,也透露着妙光历劫不息的艺术自觉,耿耿于向内观照。

一九九七年的《无极之征》个展立意报答诸亲,也兼带了减除物扰、追寻真境的希冀。从来,妙光孜孜接续传统,得山川蒙养,文学滋润,画作自有生命觉知之思。韩天衡曾作评,言其画很得清新之旨,“清”乃“性情的陶冶,笔墨的炼达,文学的再生”,“新”是“别具慧眼的抉择,力排众议的尝试,切近宇宙的无畏与大涵”。《无极之征》可见濯古出新的尝试,清新之上,不废格局与气象。

webwxgetmsgimg (1)

 

一九九八年,妙光入闽,因得胜缘,于厦门刊落俗尘。抄经之余,涂抹经行。不久,转至泉州晋江定光庵清修,不料身染重疾,终日沉沉,不能作画。众人慈悲关怀,爱护有加。积年累月,辗转数地,终获清寂。经此一劫,内心的冲激与疑难,一点一点得到澄澈与落实。妙光谓之重生之喜。

 

 “一切梦该醒了,再造的是天真。”

 

 

此时,妙光复提笔,愈渐平淡了。残纸余墨,邀云泉花石做伴,淡淡细细随心去。画作已然抛弃表现之欲,逃出多余的设计,纵横交错之间,只是自然诉说。写山水即随水依山,时而绵密浩淼,时而烟凝霭积,十分有宋人深邃之象,元人散淡之韵。写花鸟也是率性而为,恰合天真。题画则尤为精妙,一枝一叶,凭添厚实。其中难掩诗意、哲理的意趣,断续、明灭,如烛芒晃耀。

如此作画,妙光“无意”为之。他宁愿不作意,最大程度地避开习惯性与分别心,享受一种本真流泻。在这里,继承即如食五谷、饮清茗,乃日常之需。而所谓创新之路,妙光引为心路,一条追索至情至性的表达,并且流淌着源源不断的感激之情的路。因此,妙光“无意”于回报,批判的,表扬的,一切毁誉和赞美都将被置之度外。他甘愿,他欢喜!  

妙光|崇岭奇松
妙光|崇岭奇松  

 

素履之往,独行愿也。妙光以素朴真率的态度,描绘一种新的喜悦,分享一片难以抑制的谢忱。

 

 

“大象徙南”源于这样的初心。展览落足泉州,有其格外因缘:初至闽南,妙光即得以与开元寺妙莲法师笔谈。嗣后,亦由妙莲法师受戒。再者,因泉州而起而获的重生,更令妙光不胜感荷,搜集近年所作,诚邀贤达指顾。

“大象徙南”意义颇丰。它既是老子的“大象无形”,又关乎“道南理窟”。北宋末年,朱熹的老师、理学大师程颢、程颐在送别游酢、杨时返闽时,慨然曰:“吾道南矣”。后来,便有了闽浙赣、武夷山一带的“道南理窟”之名,执全国儒宗之牛耳。

 

古道不远。妙光对于鲤城文化的崇敬与“道南”达到了某种合拍。


妙光|写川陵
妙光|写川陵

妙光| 秋色寒氛亦清嘉
妙光| 秋色寒氛亦清嘉

 

“大象徙南”还包含着一头智慧之象。妙光儿时从父亲那听来的小故事,而今在父亲的病榻前又复忆起,耐人寻味。传说,大象预知时至,即离开象群,找寻森林深处的秘密所在,自护往生。它甚至善于扫除沿途的痕迹,不让贪图象牙之人有机可乘。

 

这里,智慧之象与“大象徙南”兀自呼应。大象无形,道隐无名。而徙南之徙,同样意在隐消。山水在目,游心画外,悲欣交会,足矣。

 

席余之感,“不抒不快”亦浅疏之论。欲晓了其艺与道,还须向壁上观。


妙光|晨间补益
妙光|晨间补益

文图来源于桑莲居艺术馆
 

推荐关键字: 妙光
 
 
热门资讯

艺术家推荐


海西艺术官方微信订阅号


友情链接

服务热线: 0595-28252888 13489850000 QQ:2779459577 2251797470  E-mail:[email protected]
地址:泉州华侨历史博物馆一楼桑莲居艺术馆  法律顾问:杜振祥  闽ICP备10206559号-1
中国海西艺术网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10-2011 www.haixiart.com . All Rights Rreserved

 
联系我们 会员中心 0购物车 会员服务